原创文学网(htwx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看游戏 > 内容详情

动荡的一年:从高管离职到战斗宣言

时间:2019-03-06来源:安阳新闻网 -[收藏本文]

  世间的事大抵可分为两种:一种值得面对并解决,一种不屑面对。对于近年来畅游内部风气的变化,畅游总裁陈德文选择了前者,发出了自己的战斗宣言。其他高管和员工用离职的方式选择了后者,令畅游这一年显得动荡不安。

  伴随着一系列人事变动,畅游的财报在这一年中也发生了逆转。2013年年初,畅游营收首次超越盛大位列国内前三游戏公司;一年后,畅游净亏损1950万美元。畅游在这一年中发生了哪些故事?下文将从源头2012年底说起。

  2012年底,原华为高管潘文娟担任畅游CIO,负责公司项目流程管理。陈德文指责的卓越运作部门即由此诞生。如果说畅游CEO王滔倡导的合一教还能令陈德文容忍,那么卓越运作则成了陈德文发飙的导火索。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上市公司高管指出,任何一家公司上市后,都需要针对上市的种种规定调整管理。一项决定往往要经过多个部门的核准,不可避免地会增加业务流程。因此,优化工作流程管理是必要的。不过,为了避免内部矛盾,做优化时不必假手外人。

  2013年5月,畅游7800万美元收购第七大道少数股东持有的28.074%股权。第七大道自此成为畅游全资子公司,同时原第七大道创始人兼CEO曹凯随即离职,改由陈德文兼任。外界评论,此为陈德文被边缘化的另一个迹象。

  有关陈德文被架空的传闻由来已久。在去年海南《战地风云OL》发布会上,媒体群访环节为EA高层和畅游的项目负责人。据知情人士透露,畅游这边原本安排的陈陕西省治疗母猪疯好的医院德文,临时变更的原因是陈德文当时因内部管理问题无心接受采访。

  另一个例子发生在去年ChinaJoy期间。众多游戏大佬在发言结束后被簇拥着接受媒体采访,而陈德文独自一人溜达到场外抽烟,表情落寞。既没有媒体搭讪,也没有畅游工作人员陪同。

  2014年2月,畅游移动运营事业部总经理陈国军、市场总监张帏、第七大道COO孟治昀及《》制作人胡敏相继离职。

  曹凯、孟治昀和胡敏的离职,标志着第七大道彻底畅游化。谈及离职原因,曹凯曾表示,内容制作公司上市后,难以再把精力用在做游戏上,而变成资本运作为核心,违背了自己的初衷。

  陈国军的离职则多少令人讶异。前一个月,陈国军还在盘古七星发布了颇具声势的“十亿必赢计划”:在2014年一年内将投入十亿版权金收购产品;2014年至2015年两年内,会花费十亿推广费用来发行产品;从2014年起,通过三年时间,运营提供累计超过十亿元以上的分成回报开发团队。

  由于畅游的重点产品《八部》手游版失败,导致陈国军的离职。有业内人士评价,这款手游上线之初表现尚可,市场推广也基本到位了,由于后续内容不够致使用户流失严重。说到底,还是产品品质问题。

  畅游在手游研发上的投入不可谓不大,王滔曾在财报会议中透露研发人员近1000人。最后的结果却是看不到精品,甚至罕有产品上线,究其实质,人才和管理上都出现了问题。人才是后话,这里先举个产品立项的例子看看畅游的管理制度。癫痫病连续发作原因p>

  有报道指出,畅游在立项时,需要制作人自掏腰包投入一部分资金,数十万至数百万不等。据记者了解,这属于游戏行业较普遍的规则,然而不同公司的实际效果却有着天差地别,也可以看出畅游研发人员对自己产品缺乏信心。

  以蓝港为例,制作人抢着入股,以致公司必须限制入股最高额度。因为制作人心里清楚自己的游戏必然会赚钱。反观畅游,制作人乃是不情愿地被逼入股。畅游前知名项目负责人曾私下吐槽,为了开发个游戏,逼着自己先把房子卖了。

  2014年4月,畅游发布Q1财报净亏损1950万美元。就在一年多前,2013年2月发布的2012Q4财报,畅游营收净利润2.824亿美元,超越盛大挤进国内前三的游戏公司。

  对于亏损原因,畅游的官方解释是加大了平台业务的投资和推广。但是,另一组数字更令外界关注。财报显示,畅游总收入为1.808亿美元,环比下降7%,网络游戏收入为1.634亿美元,环比下降5%。

  有评论指出,畅游的收入支柱《天龙八部》已步入高龄,后继者无论端游、页游、手游都没有出现一款可以撑起财报收入的产品。所恃者只有堪称最成功的一笔收购——第七大道,然而随着创始团队被清场,将来能否有持续表现尚在未定之天。

  此外,一个涉及公司管理的数字同样值得关注:行政总支出2140万美元,环比增长18%,同比增长66%。畅游的人力成本在增加,除了福利开支增长以外,新增的部分人员直接引发陈德文一个月后的发飙。

治癫痫病费用

  2014年5月16日,陈德文在公司内网发表《我的战斗宣言》。这并非陈德文首次表达对公司管理的不满。前一天,陈德文发表“华为四大禁”文章,矛头直指运行了一年的卓越运作部门:“禁止没有实际业务经验的人去做组织优化和流程变革。”

  根据陈德文战斗宣言透露出的信息,华为出身的潘文娟,其负责的卓越运作却违反了华为的四大禁。“当公司开始出现非业务人员插手业务的时候,我尝试过沟通,无法改变。卓越运作要从现在的442个HC增加到770个,还不包括10海外“飞机场”的240个HC,而且明年还要增加,让我彻底死心。”

  没有业务经验的人员插手一线业务人员的优化,令畅游内部不满的声音不绝于耳,一度传出裁员数百人的消息,其中多数为一线业务人员。虽然被畅游官方否认,但是却揭示了畅游人才流失严重的现象。

  这里仅试举一例:据一家小CP透露,曾接待一位前来应聘的某游戏策划,因能力不达标没应聘成功。一段时间过后,令这家小CP惊奇的是,该游戏策划不仅进入了畅游,并且成为了数个项目的负责人。

  回到陈德文的战书,捅破了内部管理的窗户纸,不少员工对卓越运作甚至合一教积蓄已久的不满,得到了释放。有接近陈德文的人士称,“早该发飙了!总裁要有总裁的样子吧,看不惯的地方就得改,不能总在旁边呆着看。”尽管陈德文得到了众多员工的支持,但也直接挑战了王滔的统治。

  5月20日,畅游CEO王滔在公司内网发布《致全体畅游人的一封信》。治疗头痛性癫痫的方法有哪些该公开信被视为对战术的回应。与陈德文的战斗宣言相比,王滔的公开信显得更公关化,语气柔软而态度强硬。

  对于陈德文的质疑,王滔用“坚定不移地推动卓越运作体系”一句话明确否定。随后,王滔对于持不同意见者表明态度,将“加强沟通与引导,创造各种条件促进正能量的释放。”

  陈德文发誓会“坚持战斗”,直到“董事会让我滚蛋的一天”。王滔则呼吁“以开放、包容的心态,做到爱守心,正视困难、拥抱变革,做好直面挑战并战胜它的准备。无论遇到什么问题,都问自己一句话——“如果爱会怎么做?”

  除了这篇公开信,坊间还流传出王滔另一个内部回应,该文如此评价陈德文的战斗宣言:“比如用挑战书的方式,试图回到简单快乐的环境,这是做不到的。政治、派系、站队已经产生,事与愿违。”

  王滔的这番内心独白,或许可用张艺谋的《归来》影评做解——因为没有大团圆的结局,整个故事被压抑感贯穿始终。撕裂的伤疤不能完全愈合、砸碎的镜子无法重圆,这才是生活更真实也更残酷的一面。

  无论陈德文、王滔还是任何一个真正的畅游人来说,试图修复公司内部裂痕的过程,只会更加令他们追忆当初的简单快乐。

  相关阅读:

  

  

 

责任编辑:康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