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文学网(htwx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中超 > 内容详情

女总裁的贴身高手最新章节_ 第1594章 任性又骄纵_小说下载/手机阅读_领域文学

时间:2019-05-13来源:安阳新闻网 -[收藏本文]

    第1594章 任‘性’又骄纵

    一说到叶芷晴,他的脑子里就出现一具曼妙的身体,眼睛下意识地看看老婆,却见云诗彤的脸‘色’已经变了。

    段飞立刻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不知道为什么,云诗彤对他其他的‘女’人都不那么无情,唯独对叶芷晴很决绝,坚决不让她与段飞有任何关系。当然俩人‘私’底下做的事情她不知道,否则早就爆发了。

    他们小夫妻俩各怀心事,叶老爷子却看不出来,乐呵呵地道:“当然好啊,芷晴最喜欢给人打扮做形象了!天凤,我马上打电话让你妹妹过来,也让她看看自己的姐姐!”

    此言一出,最急的就是段飞了,他赶紧站起来:“不用了吧姨父?我想这样,带着黑狼和天凤去一趟新加坡,您在那里帮我们打点一下,借点人手就可以了,不用再让芷晴跑过来了!”

    说着,担心地看了一眼云诗彤。

    云诗彤低头喝汤,勺子不紧不慢地倾斜着把汤水倒进口中,慢慢品着,不发一言。

    段飞知道,云诗彤肯定会不高兴的,自从知道叶芷晴对他有不轨之心以后,云诗彤就非常抵触。这种抵触不同于他跟其他的‘女’子,似乎在云诗彤的眼中,段飞跟其他‘女’人在一起是占便宜,而跟叶芷晴有一‘腿’的话,就象她被占了便宜一样。

    这事要换做之前,他也不会这么担心,主要是叶芷晴临走之前,跟他已经真的有过肌肤之亲。他承认不承认是一回事,事实就摆在那里,他段飞也不是没有良心的人,叶芷晴虽然跋扈,对他却是真心的,这一点不能否认。

    叶老爷子似乎知道一点什么,不过他并没有说破,只看了段飞一眼:“如果黑狼和天凤能够独立办了这事就好了,也不用你亲自过去……”我女朋友患有癫痫,而且是大发作,请问有治么?>
    这什么话?段飞根本就听不出他话里的意思,抢着说道:“没关系,我这个人‘腿’贱,也快,再说对人家白静心里也有愧疚,所以应该去!”

    叶老爷子点了点头,喝了口茶,脸上有些为难:“如果你不去,我还可以帮忙,如果你去了,恐怕我就什么忙都帮不上了!”

    什么意思?段飞惊奇地望着他:“为什么?”

    叶老爷子苦笑:“我也不知道啊!芷晴那丫头的脾气你又不是不清楚,又任‘性’又娇纵,她说了不要再跟你有任何关系,打破恐怕也不那么容易!虽然我不能那么惯着她,可这孩子总是一副受了极大委屈的样子,我也舍不得让她太别扭了!”

    听到这里,段飞终于明白了,他情不自禁地‘摸’了‘摸’鼻子,心想这叶芷晴也太他妈不是东西了,不管怎么说,当初也是她强上了自己的好吧?到了现在,反而她倒受委屈了,那段飞损失的又到哪里去补呢?

    正在旁边胡思‘乱’想,一直不说话的云诗彤开了口:“既然这样,那我去吧!”

    啊?云诗彤的话,让所有场上的人都吃了一惊,最害怕的就是段飞了,他慌忙反对:“你怎么可以?现在最该受保护的人就是你,怎么能再让你出去救人呢?绝对不行!”

    “即使你去,芷晴也不会同意帮忙,那你过去又有什么用呢?倒不如我去,虽然我本事没有你大,不过面子比你强,应该起的作用也不小吧?”云诗彤轻描淡写:“再说,你也介绍过了,黑狼的本领高强,天凤也是有功夫在身的,他们俩都会好好地保护我,你放心吧!”

    段飞无论如何都不知道,他那亲爱的老婆大人怎么就突然起了这心思,要知道她现在去找叶芷晴,万一姐妹俩聊起天来泄‘露’了秘密,恐怕他要被云诗彤给折磨死。最不可接受的,就是她竟然是去救别的‘女’人,如果她自己再出点什么事……段飞简直不敢想像。

 &n宁夏癫痫专科医院bsp;  跟他的想法一样,叶老爷子也是极力反对:“彤彤不能去!按照段飞的说法,对方的实力很强,而且他们在暗我们在明,彤彤不能去冒险!你们在上海的势力很大,无论如何都能保护好彤彤,真到了新加坡,借不上你们的力气,保护人也不是我这里擅长的,很容易出问题!”

    如果段飞反对,云诗彤是肯定会去的,不过既然叶老爷子说了,她也不得不听,无奈地点了点头:“那好吧,我不去了!”

    段飞长舒了一口气:“这才对嘛!你本来去了也没有什么方向,白静到现在都不跟我们联系,说明她被监视,没有任何自由,否则地话也不会这样就消失了!另外既然姨父见她在新加坡,说明对方还不想她死,暂时应该也没有危险!”

    他的话很有道理,大家都点头表示同意,没有再说什么。

    这顿饭本来是为叶老爷子和矫天凤父‘女’相认准备的,可矫天凤没有丝毫领情的意思,而且还对父亲很是抵触,最后反而演变成了去新加坡营救白静的讨论会。没有了思想压力的矫天凤,此时才活跃起来,微笑着道:“其实段哥去新加坡也有好处,他这个人比较招仇,或许就把危险给带走了呢!”

    段飞白了她一眼:“会不会说话啊?我这个人不是招仇,是容易被人妒嫉!幸亏你是黑狼的老婆,要是我的,哼!”

    云诗彤的眼神马上送了过来:“是你的要怎么样?”

    “啊,不怎么样!”段飞讨好地冲云诗彤道:“老婆你别当真,我就是教训教训这丫头,没大没小的,黑狼也不管管,什么素质!”

    一直在旁边安静吃饭的黑狼放下筷子:“是啊天凤,有些话,当着嫂子的面是不可以说的!比如他招仇,为什么呢?主要是他整天游手好闲、眼睛手脚都泛贱引起来的!不过这话不该当着嫂子的面说,不然他会被惩罚的!”

    他的话,一半真一半假,说得段飞直瞪眼,翻白眼、丧失意识等症状,但是几秒钟就反应过来了,请问这是癫痫的症状吗??云诗彤在旁边微微笑,什么都不说。

    这一切,都落在叶老爷子的眼中,他不由自主地叹了口气:“看你们年轻人在一起拌嘴吵架,真是很羡慕,如果芷晴有你们这样的好心态就好了!”

    叶芷晴?段飞冲口而出:“她那个人是属于没心没肺,大大咧咧地,也不能有什么坏心情!”

    叶老爷子摇了摇头:“哪里啊?这次回去以后,芷晴专心跟着我学做生意,工作上很积极,再说她又聪明,做起来有板有眼的,这我没有话说。按说我也该满意了,可是心里就是不踏实,她好像完变了一个人,只做生意,不谈其他,连欢乐都没有了!”

    这番话,让段飞倍感震惊:“不会吧?芷晴那丫头是恨不得要把别人都‘弄’死来获得快乐的那种人!”

    他的话,叶老爷子感觉有些不中听:“可能就是因为你这么认为,她才不快乐的吧!”

    云诗彤在旁边,默默地看了姨父一眼,继续喝汤。

    叶老爷子有些感叹:“我以前觉得,生个儿子还要‘操’心他的前途,‘操’心他能不能承担责任,会很累,如果生个‘女’儿就不一样,只要疼她就够了!结果呢,这个宝贝疙瘩长大以后,心思也是不跟着大人的来,自作自受,我们也是无能为力!”

    云诗彤垂下眼睛:“姨父觉得,芷晴受了委屈?”

    “如果不是受了莫大的委屈,恐怕她也不会有这么大的改变!”叶老爷子道:“可惜,这孩子什么都不说,我也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云诗彤笑笑:“其实,我觉得那也不算什么委屈,真正比她委屈的大有人在呢!一个‘女’孩子,做点自己喜欢做的事,有一份自己的事业,找一个喜欢自己的人,比什么都重要,不要看着外面玩得热闹,真正加入进来,她的苦日子才会开始呢!姨父,你好好陪陪她,也开导开导她,我想过一段时间抗癫痫常用药就会好了!”

    云诗彤的话,让叶老爷子有些好奇:“这么说,你知道芷晴为什么会改变?”

    “大概能猜到一点!”云诗彤道:“不过我不觉得那是她的委屈,如果她不能改变这种想法,那只能生活在痛苦里了!人呢,活的就是个心态,她怎么想,就去怎么过,不过我觉得芷晴是个聪明人,她应该不会持续很长时间的!”

    段飞的心里清楚,叶芷晴当初负气离开,肯定是因为自己。可他没想到这丫头竟然能持续生这么长时间的气,更让他吃惊的是云诗彤,说的话好像什么都知道似的,难道说,她已经知道自己跟芷晴有过关系了?

    想到这里,段飞情不自禁地抹了把额头上的汗:“是啊,那丫头聪明着呢!”

    “段飞,我觉得你对芷晴的印象有些太偏‘激’了!”叶老爷子虽然大概能猜到什么,可护‘女’心切的他还是觉得应该说点什么:“芷晴并不象你想像的那么自‘私’,她也会为别人考虑,我想这一次,如果不是她的顾虑太多,恐怕也不会只让自己受委屈吧?”

    听了这话,段飞就都明白了,敢情人家老爷子是在为自己的‘女’儿鸣不平呢,他未必会知道得那么详细,不过通过这样的方式说出来,说明也猜得***不离十了,于是点了点头:“是,我就是因为跟她太熟了,也就那么一说,其实芷晴人不错!”

    “如果她知道你这么想,心里应该会很高兴吧?”叶老爷子又加了一句。

    段飞就不敢接话了,旁边还坐着云诗彤呢,就这么说下去恐怕他要挨板子了!见他那么老实乖巧,旁边的黑狼偷偷笑了,站起身来:“好了,大家在一起吃饭,我们说点高兴的。天凤受伤被救,又跟叶伯父初次见面,我们应该喝一杯庆祝下!”--69089+dsuaahhh+24324768-->
    ♂领♂域♂文♂学♂*♂www.li♂ng♂yu.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