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文学网(htwx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基金 > 内容详情

惹爱上身:霸道总裁宠妻成瘾最新章节_正文 第二千三百五十一章 甜炸了_小说下载/手机阅读_领域文学

时间:2019-05-14来源:安阳新闻网 -[收藏本文]

    一整晚梁尘都没怎么睡好,早上生物钟又准时让她起床去晨跑。

    今日阳光继续灿烂,她带着耳机出门。

    才跑了不到十米的距离,就看到了严以惊。

    她还以为自己看错了,直到他跑到自己的面前来,她才意识到这不是自己想象出来的。

    “你怎么来了?”

    “晨跑。”

    “可是……”

    “快点哦,是这条路吧?”严以惊指了指一边的路。

    梁尘点了头,他便跑了过去,梁尘顿了一下也追了上去。

    他跑的步子不是很快,梁尘都能跟上的那种。

    跑步期间彼此到是没怎么说话,但这种有人陪伴的晨跑,带给了梁尘很不一样的感受。

    到了她平时晨跑的终点后,两人都停了下来。

    然后相视而笑,一切都尽在不言中了。

    回程的路上严以惊说,“可能我以后不能每一天都陪你晨跑,但我可以答应你,只要我有时间,一定会陪你晨跑。”

    “……嗯。”梁尘也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回答了,只是下意识的点了头。

    心里……甜炸了!

    她不知道自己脸上有没有表现出来,但心里此刻就只有甜炸了的感觉。

    这种感觉蔓延了一路,直至到她家门口。

    严以惊和她道别,梁尘居然有了不舍的感觉,只是她没表现出来,而是落落大方的和他道别。

    见他坐上车离开,她才有些失落的收回视线,面对着自己家的大门,深呼吸了一口,才开门进去。

    梁文海已经起床了,正在客厅喝着茶看着报纸。

    这是他多年来的习惯了,梁尘打了招呼后就去厨房做早餐了。

    没一会儿梁韵母女也起床了,正在客厅里叽叽喳喳的说着什么。

    梁尘大概听到了几个关键字,意思大概是梁韵想代替梁尘去和严以惊谈合作。

    不过这个提议被梁文海很不客气的拒绝了,梁韵很不开心,然后就不耐烦的催梁尘,问早餐到底做好了没有!
青岛羊羔疯医院都有哪些>     梁尘把早餐端上了桌说道,“可以吃饭了。”

    三染坐下后梁尘为她们盛饭,梁文海问梁尘,“今天也要去和严少商谈吗?”

    “……不了吧。”梁尘顿了一下才回答了他。

    “不是才谈了一天,难道就没有下文了?”梁文海还愣了一下,紧张的问道。

    梁韵马上讥诮起来了,“我看啊,肯定是谈崩了!这么大的合作,怎么可能一天就谈妥了!”

    汪凤莹也着急的问道,“梁尘,怎么回事?”

    “那个……”梁尘也不知道该怎么说。

    她以为严以惊会和父亲说他的想法的,结果他还没说,可他昨天也没说今天要继续谈啊。

    就连刚才晨跑的时候,他也没提一个跟合作有关的字眼……

    所以梁尘以为,他不谈了的。

    所以她才会回答不上来梁文海这个问题的。

    眼看着梁文海的脸色就沉了下去,客厅的门铃响了,梁尘急忙说道,“我去开门,你们先吃。”

    在她转身往大门走去的时候,梁韵还在说她坏话呢,“爸,我就说你把这么大的项目给她不合适,你看,现在出问题了吧?”

    “一会你可要好好的问问,这孩子做事情太不靠谱了,你可别指望她了。”汪凤莹也补充道。

    梁尘打开门,见到外面的人,直接愣住了。

    因为那是才刚刚和她分别了将近一个小时的人,只不过现在的他,已经换了一身衣服,神清气爽的出现在她眼前了。

    他与之前两天的相处有一些不一样,手上戴着白手套,就连脖子也围住了一层黑色的纱织。

    很奇怪的搭配,可却并不觉得突兀,反而让他更有魅力。

    特别是他此时的眼神,浓到化不开的那种,让梁尘脸颊一红,“你怎么来了?”

    “我来找你。”

    “嗯?”

    “正好和你你父亲提一下关于收购远梁的事情。”

    “哦,请进。”梁尘请他进来。

    梁韵看到来访的人是严以惊,急忙起身,一边整理头发一边在整理衣服的,特别的不自然。

    梁文海急忙热情的迎了过来,“严少,什么治羊角风的药风把你给吹来了?稀客啊稀客!”

    严以惊直接避开了他的握手,梁文海这才想起来,赶紧道歉,“抱歉抱歉,你看,我又忘记严少不喜与人接触的事情了,冒犯了冒犯了。”

    “梁总不用客气。”严以惊似笑非笑的看了梁尘一眼。

    梁尘说,“我们正在吃早餐,你吃过早餐了吗?要不要一起吃?”

    这个问题刚问完,梁尘就有些懊恼,因为她做的早餐很平凡简单,根本比不上昨天严以惊送来的那些早餐。

    还有……严以惊明明和自己说过他不能随便吃东西的,因为他体质很特别。

    梁文海也很不满意梁尘问了这个问题,瞪了她一眼后正想跟严以惊道歉。

    就听严以惊轻松的回答道,“好。”

    “那……这边请。”梁尘只能硬着头皮邀请他了。

    严以惊走到餐桌前看了一下位置之后,便找到了准确的位置坐下。

    那个位置,正好在梁尘的旁边,对面是汪凤莹,而他旁边隔着梁尘之后就是梁韵,梁韵的旁边是梁文海,他在一个安全区域,只靠着梁尘的安全区域。

    梁尘像是想起了什么,急忙回厨房找到了新毛巾,用酒精蘸着给他的餐具消毒。

    严以惊接过的时候说了一声谢谢,可梁尘心里还是很紧张,总忍不住往他看。

    当他想拿什么,她马上去给他拿,他想吃什么,她给他送上。

    这看在梁韵眼里就是梁尘在献殷勤,她看得特别的窝火。

    从严以惊进门到现在,他都没正眼看过自己!

    就算她长得没有梁韵好看吧,但也不至于让他这么忽视自己啊!

    凭什么让梁尘这么显摆啊?

    梁韵找着机会起身去给严以惊夹菜,“严少,这个菜很不错,你尝尝……”

    “不行!”梁尘想也没想就拒绝了,并且用手把她推了回去。

    这下梁韵不乐意了,直接质问道,“梁尘你什么意思啊?怎么?只有你能对严少好,我就不行?”

    “我不是那个意思……”梁尘急红了脸,想解释一下的。

    严以惊伸手拉了拉她后说道,“梁小姐别误会,她只是想帮我,因为我不能随便和别人接触。”

    “那为什么梁尘就可以?!”梁韵不服气的问道。

癫痫患者不能吃什么    严以惊看了看梁尘后,坦然的对她说道,“因为她不是别人。”

    梁韵,“……”

    汪凤莹和梁文海都愣住了,大概是没想到严以惊会突然冒出这句话吧。

    就连梁尘自己都惊住了,然后磕磕巴巴的说道,“那个……他不是那个意思……他就是……我……”

    她简直解释不清楚了。

    严以惊却还跟她说道,“你别着急,慢慢说。”

    “我……”她已经不知道该怎么说了好吗?

    严以惊读懂了她的意思后,主动说道,“也对,这样的事情应该我来说更合适。”

    说完 他便起身,郑重的对梁文海和汪凤莹说道,“我和梁尘在交往。”

    “啊?!”

    “这不可能!”

    “我是听错了吧?”

    “严少……”

    最后是梁尘叫的。

    梁韵立马找着了问题说道,“你看你看,她都叫你严少,怎么可能和你在交往,你们一定是在开玩笑吧!”

    梁尘,“……”

    严以惊噙着笑看着梁尘说道,“看吧,我就说你得换个称呼的,你还不信,以后记得叫我名字就好。”

    “不是……”梁尘这下真的是有理也说不清了。

    梁文海反应过来问道,“你们……真的在交往?”

    “嗯。”严以惊很肯定的点头,“我和梁尘,情投意合,希望能得到叔叔和阿姨的支持。”

    “妈……”梁韵都快急红眼了。

    汪凤莹这会儿才找回说话的功能呢,“这个……太突然了,我有点没反应过来,严少,你不是在开玩笑的吧?”

    “不是,我很认真。”

    说这话的时候,严以惊还握住了梁尘的手,说得特别的深情。

    “可是,梁尘就是个跛子啊,她又什么值得严少喜欢的?”汪凤莹特别不能理解。

    原本还满脸和颜悦色的严以惊听到这句话之后,眼底寒光一闪而过。

    汪凤莹看到了这一抹寒光,惊得愣住。昆明治疗癫痫病的好医院>
    严以惊说道,“在我看来,她就是最好的,别人怎么看一点都不重要。”

    “可是……”汪凤莹还想说些什么的。

    梁韵这会儿大概是受到刺激了,直接出言不逊了,“我看肯定是梁尘在捣鬼,她不知道用了什么卑鄙手段勾引了严少,严少你可不要被她给骗了!她就是个不要脸的贱人!”

    砰。

    梁尘吓了一跳,梁韵母女也吓了一跳,纷纷的看向梁文海。

    这声响,是梁文海拍桌子的声音,他愤怒的说道,“够了!梁韵你给我上楼去,没有我的准许不许出门!”

    “爸!”

    “上去!”

    梁韵不甘的瞪了梁尘一眼,然后哭着跑上楼了。

    汪凤莹也挺难受的,然后担心的追着梁韵上楼去安慰了。

    梁文海汗颜的说道,“抱歉,让严少看笑话了,是我教导无方,我给严少道歉。”

    “你应该道歉的人不是我。”严以惊的语气已经很冷了。

    在刚刚梁韵说出那些话的时候,他的眼神便没了温度,浑身都是冷厉的气息。

    若不是怕吓着梁尘,怕她担心,恐怕刚刚他便很不客气的出手了。

    梁韵这女人,不给她颜色看看,她大概不知道自己姓甚名谁!

    梁文海被讽刺得有些面红耳赤,看了看梁尘后,还是不甘的开了口,“小尘,韵韵不懂事,你别生气,我回头会说她的。”

    梁尘想说没什么事,她并不在意的。

    可严以惊先说了,“梁韵怎么说也二十三了吧,这样还说不懂事?”

    “让严少看笑话了。”梁文海很是尴尬,完全没台阶下。

    严以惊不疾不徐的说道,“我没有开笑话,我只是为小尘心疼,她到底做错了什么,让你们这么对待?”

    “严少……”梁尘想劝劝的。

    严以惊却纠正她的称呼,“叫我以惊,或者惊。”

    梁尘没有在这个时候改称呼,而是说道,“梁韵的确是无礼了,我相信爸爸会公平处理的,谢谢你为我打抱不平,这件事情我不想再谈,如果你们都吃饱了,那我收拾碗筷了。”
    ♂领♂域♂文♂学♂*♂www.li♂ng♂yu.or♂g


热点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