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文学网(htwx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黄金 > 内容详情

OTA江湖:大户C难偿风流债 Q姑娘何去何从

时间:2019-05-16来源:安阳新闻网 -[收藏本文]

*本故事纯属虚构,请勿对号入座,如有巧合,实属雷同。

这OTA的江湖虽说风云际会,但终究还是有几分定数。这城里的大户C在娶得E小姐和Q姑娘之后,凭着在资本市场上翻云覆雨的手段,俨然成了一方城主,他家的鞋厂一夜之间也就成了鞋城,不可一世。

世事难料,这才有几日的好光景,这E小姐本与大户C同床异梦,如今在T巨头的支持下,渐渐又开始动了心思,明里暗里与大户C对着干;而这Q姑娘虽然年轻貌美却挥霍无度,花起钱来简直就是个无底洞,这让大户C抓耳饶腮,这几日就想出了一招,盘算着将Q姑娘的家产秘不见人地养起来,待有朝一日重新包装一下推向市场,这在那个年代有个专有名词,美其名曰私有化。

这其中到底卖的是个甚么葫芦甚么药?且听圈主慢慢道来。

左拥右抱 鞋厂如愿成鞋城

上回说到,城里的大户C到了该结婚生子的时候,未能如愿地赢得年轻貌美尚有几分姿色的Q姑娘的芳心,只得与有海外关系的E小姐闪婚,大户C生性风流,也无意安分地结婚生子过上幸福美满的生活,在婚姻的背后其实还是为了家族的那点生意盘子,因而大户对Q姑娘仍念念不忘(详见《》)。

Q姑娘经营的那盘子是做镖局和酒馆客栈生意,但凡要出趟远门的,无不到Q姑娘家来寻找镖局和酒馆客栈。大户C家的鞋厂也是做这些生意,主要的路数却是要买断那些镖局和酒馆客栈的生意,转手卖个好价钱。近年来Q姑娘的生意蒸蒸日上,大户C捉急,也按Q姑娘的路数依样画葫芦地做起了平台生意,却难免让自己厂里内部互相拆台,内斗不止。

甘肃看癫痫病多少钱"s1">却说这Q姑娘的干爹DU老爷是红极一方的霸主,是DAT三极中的一极,这些年仗着自家握着一方入口,将自己的资源独家给了Q姑娘,却也是左手倒腾到右手,也赚了不少。

这Q姑娘的生意虽然越做越大,但窟窿似乎也越补越深,而老谋深算的DU老爷见大户C娶得E小姐之后引发格局突变,Q姑娘发展势头正旺的酒店客栈平台生意眼见受阻,于是DU老爷再次悄悄地找到了大户C,这次谈了个自己满意的价钱,一拍即合,在Q姑娘还在做着自己黄花大闺女的美梦时,自己被卖给了大户C,而干爹则成了大户家的大股东。

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纵有百般的不情愿,Q姑娘也不得不接受成为大户C二房的事实。

大户C虽然割了自家生意的大部分股权,还实打实地花了10亿雪花银,以打发Q姑娘家的一众家臣,但两房老婆娶到手,掌控着城里的大部分生意的大户C俨然成了城主C,自家的鞋厂真的成了鞋城,好不意气风发号令天下,今天封杀这家的猪,明天围堵那家的牛,弄的城里做生意的酒馆客栈们人心惶惶。

同床异梦 难偿一夜风流债

大户C也许当然知道挥金如土的Q姑娘会给自己账房报表平添巨额亏空,因而在接管Q姑娘家业的那一刻,便已做好打算,目标是要不惜一切代价让账房报表的数字更加漂亮,主要有三个方面,一是要快速扩张供应商户,只要给佣金提成,什么商户都可以上;二是业务重组,砍掉那些重合的业务部门;三嘛,自然免不了要清退一些业务重组后留下来的闲杂人等,美其名曰:优化。

据熟悉内幕的江湖消息人士在茶楼酒肆言谈之间透露,大户C和Q姑娘两家府上砍掉很多重合的生意之后,相关被优化的府丁达千人之多。其中在5月底,更有跟着大户C一路打江山过来的一干跑腿人等,城里各处算起来有好几百人,因为不满被优化而濮阳癫痫病医院哪家最好在C府门前拉横幅示威(彼时,圈主曾就此事撰文在巨疑县发布,大户C以造谣之名向巨疑县令举报而遭强删,泪奔~~~)。

夏至将至,在做足功课后,大户C和Q姑娘婚后的第一份账房报表才姗姗来迟,不出意外,这个强行组合的家庭在春天总共亏空了16亿雪花银,Q姑娘就亏空了10亿之多。

DU老爷终于跳开了Q姑娘这个无底洞的坑,而精虫上脑的大户C恐怕还没来得及回味强上Q姑娘的快感,等待他的已经是这个夏天、秋天乃至冬天,都将面临巨额收益被Q姑娘这个无底洞吞噬的尴尬,也难偿这一夜风流债。

另一个让大户C不安的是E小姐进门之后的同床异梦。这E小姐也算是骨骼清奇的大家闺秀,被大户C强娶进门后一直心有不甘,与大户C在业务方面竞争起来也是毫不含糊,大户C也是清楚这一点,大户C对很多特级合作伙伴,那是要求必须排E小姐的(当然也包括Q姑娘)。

E小姐有个二干爹T老爷,这T先生是和Q姑娘的前干爹DU老爷在江湖中同属天下三极之一,DAT中的D是DU老爷,T就是T老爷了,T老爷与DU老爷在各个生意场上也是你争我斗各不相让。

早在大户C强娶Q姑娘的前两个月,T老爷就发起了E小姐从交易市场退市的私有化要约,此举被认为是T老爷在向大户C示好,T老爷有可能想与大户C发展更深一步的合作关系。如今那DU老爷曲径通幽成了大户C家的大股东,T老爷和E小姐本来多年的感情甚是深厚,于是慢慢就有了想法。

就在近日,T老爷把巨疑县的一块地划给了E小姐,这是一块宝地,好多T老爷家的关系户都眼巴巴瞅着呢,据说E小姐在这块地摆摊开卖的第一天,那订单就雪片似的飞来,这下子,多年来一直饱受大户C欺辱的E小姐终于扬眉吐气了,今后在争夺客户的时,E小姐与大户C的竞争格局可能会重写,角色可能会患上继发性癫痫病的病因有哪些互换了。

如果不出意外,T老爷与大户C可能会就E小姐家产的重新分配达成某种交易,大户C可能会在这笔交易中小赚一笔,以填补Q姑娘挥霍无度带来的巨额亏空。

暗度陈仓 Q姑娘再出终有日

前面说到,这Q姑娘终日挥霍无度让大户C的账房报表日益难堪,并且这势头似乎并无减弱之势,原因在于那些之前与Q姑娘、大户C合作的好好的镖局们不干了,要自立山头并一度和Q姑娘断了合作关系,后来大户C忍痛之下斥巨资参了一家大镖局,这些镖局才又陆续和Q姑娘握手言和,然而这个游戏规则已经变了,话语权完全掌握在镖局手中,想怎么玩就怎么玩,Q姑娘和大户C哪敢说半个不字。

镖局的生意看来是个鸡肋了,不仅不挣钱还费人工,大户C和Q姑娘还不能放弃。大户C这次的优化,据说很大程度也是优化镖局生意这一块的府丁。

如何才能让Q姑娘看起来很风光其实很难堪的生意,不至于造成大户C的账房报表很难堪?这些年通过玩资产戏法获益匪浅的大户C灵机一动,通过一个叫O公司的钱庄,发起了Q姑娘的私有化要约。为了说清楚这里面的道道,圈主就简单地说明一下。

所谓私有化,就是将Q姑娘在外面放的那些票券都收回来,这样,Q姑娘就成了一个封闭的、谁也不知道她家产状况的姑娘,藏在深闺无人识,是不是怨妇大概无人得知,不过,大户C可以将自己做的比较好的一些业务,或者资源,给到Q姑娘做。当然,这时候Q姑娘已经是大户C一人独霸的了,大户C这样做毫无违和感,绝不会有人出来说三道四。

剥离掉那些不良业务和家产,若干年后Q姑娘就又长成了家底殷实的大家闺秀,出落的水灵灵的,这时候,大户C站出来,将Q姑娘精心地梳患上癫痫病对孩子的智力有影响吗?妆打扮一番,亮出她的家长,哟西,城里那些个开钱庄的老板们又一哄而上,争抢Q姑娘的票券。此时,大户C就美滋滋地看着自己手中握有的Q姑娘的票券价值一涨,再涨,还涨……大户C的账房报表上的数字,也非常漂亮地一涨,再涨,还涨……

所以,大户C最希望看到的,就是在秋季前,这个O公司能够用足够低的价格顺利地完成Q姑娘的私有化,如果秋季的时候镖局生意又火起来,O公司要付出的成本恐怕慢慢水涨船高了。这样看来,这半年之内Q姑娘的身价几乎遭腰斩,这似乎是冥冥中的安排……

那么这里面的O公司是个关键角色。O公司有什么来历呢?

这个O公司,是E小姐的股东,曾参与了E小姐的私有化。

这个O公司在城里的登记地址,是大户C强娶E小姐时也封了一笔厚厚礼金的B老板的厂子所在地,B老板后来也成了E小姐的股东,大户C也是B老板厂里的股东。嗯,似乎不能说的太多了。

不管是Q姑娘,还是E小姐,私有化退市之后的最大受益者就是大户C。大户C近年来就是这样,通过钱庄将这个城市玩的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大户C已经将自己的一个干儿子非常漂亮的推向了资本市场,据说接下来有几个亲儿子也在精心包装中,其中一个亲儿子已经和城里另一个巨贾攀上了关系,大户C也和这个巨贾有账房上的往来。

现在,这个城里谈C色变,那些个想出来做点生意的小商贩和他们背后的钱庄老板们无不看大户C的脸色行事,不少商贩都在感叹他们的生意越来越难做了。

这个城,不是一个最坏的时代,但也不是一个最好的时代。

预知江湖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热点聚焦